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定诸侯 > 第四卷 127 滚滚红尘

第四卷 127 滚滚红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一场蓄谋了近十年的阴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仿佛又回到了十多年前如果秦权没有留下武熬或者再远一点我没有碰上武熬是不是就不会是这种结果了呢?

    我不清楚这些如果下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不过----一旦我说出了这些如果就预示着事情已经再也不能挽回。www.yankuai.com

    边城五万秦军被周辞、武熬的人斩于运河岸上因为兵变伊始他们选择了反抗而不是背叛边城守将熊大山这个我一手提拔上来的大将军也被斩示众人头挂在城门上三天三夜与此同时汉南的晋城也生了一场屠杀这一年是壬子年从这一年开始一个新的朝代诞生了----武周。

    武熬并没有听从周辞的建议----在安定天下之前先以岳帝之子的名号号令天下而是直接将岳皇子贬送西北直接在京城登上帝位。

    次年癸丑年冬千辛万苦逃出京城的秦权、楚策分别在汉西、汉南西北两地同时举旗讨伐武周。

    新朝宰相周辞立即兵三十万于汉北西南阻击秦、楚两

    而此时我正呆滞地望着窗外的天空对于脚前站着的这个衣衫褴褛的老头丝毫没有任何在意直到他呜呜地哭出声……

    “夫人啊属下许章看您来了。”

    许章……好熟悉的名字啊可是---他是谁呢?

    看着一位老人哭成这般模样着实让人心寒“老人家过来坐吧。这里有火炉。”

    我如是说完他却哭倒在地捂着脸。大声呜咽起来我伸手想去拉他起身。不期然两滴眼泪坠落真奇怪我为什么会流泪呢?

    扶他坐到凳子上顺手将桌子上的饭端给他。我吃不下他却看起来很饿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扒着碗里的饭菜有种似曾相识地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使劲回忆只能朦胧地想起一片大雪……

    刚扒完饭菜门外地侍卫就开始喝令他赶快随他们走老头起身。深深给我作了一揖起身前突然给我手中塞了一张纸条随即便被侍卫们带走。

    望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大雪之中。打开手中的纸条:

    将军已起于西南夫人多多保重。万不可再饮用汤、茶。只喝----

    没看完就被侍女拿走。

    此时门外响起数声请安声一对华服男女进了院子。

    那男人高大英俊。女子娇俏婉约两人地年纪看起来相差很多。那女子一进门看见我立刻娇呼:“姐姐今天的气色真好。”

    那男子却只是站在门口看着我。

    “皇上我就说唐太医地医术高您瞧姐姐的脸色真得好看不少。”女子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

    “重赏!”被称作皇帝的男子如是说。

    “这药茶是太医院刚熬好的姐姐趁热喝了吧。”女子从侍女手里接过了热气腾腾的白瓷盅端到我脸前。

    望着她手上热气腾腾地药茶记起了刚刚那个老人的纸条----万不可再饮用汤、茶!

    见我迟疑那女子竟亲亲自动手拿起汤匙“良药苦口姐姐不能赖皮啊。”

    我还是没喝那女子的眼神看起来有些急切。

    “宿南不喝先放着吧。”皇帝走过来居高临下接了女子手里的茶盅放到一边。

    “可是唐太医说了姐姐这一身的病不吃药会越来越重的。”

    “明天再吃吧没看出来她不喜欢吗?”皇帝说话的声音很柔和。

    “那也不行啊还是身体重要----”女子看起来却相当执拗。

    “你先回宫吧我在这里陪陪她。”皇帝扶着我的胳膊来到榻子边。

    “皇上臣妾也不累跟您一起陪姐姐吧。”

    “你有孕在身这里四处都是药味还是回去吧。”

    那女子只得嘟嘴回去。

    侍女们也退到门外屋里只余我们两人对面坐着。

    他看了我一会儿重重叹了口气“许章刚刚来了吧?”

    许章……刚刚那个老头吧?

    “他……跟你说了吧?”抬眼直视我“他的军队在西南连续大捷……”

    谁地军队?外面在打仗吗?

    “我打算亲征这辈子还没有跟他正面交过手我想知道到底谁最厉害!”

    他在说什么呢?亲征?交手?谁最厉害?这些都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忘记了所有的事不过我会把你治好的!”他蹲在我地身前握住我的双手“你就开口跟我说一句话一个字也行!”

    望着他地眼睛眼前突然又出现了幻觉那是一个雪夜我趴在一只小兽地身旁雪下得很大我能看见的只有那只小兽和一片白茫茫地雪花。

    幻景消失后眼前依然是这个叫皇帝的男人他的眼睛里全是气馁。

    “皇上?”门口站了一名华服女子看起来与这个皇帝的年纪相仿长相端庄“明日就要亲征了您怎么还在这儿?”几步走进来。…

    皇帝从我膝前站起身看也没看那女子一眼“不是让你不要来这里的?怎么我的话不管用吗?”音调生冷听起来没有多少温度。

    那女子在桌角处停下尴尬地苦笑一下“臣妾……听说姐姐昨日痛毒又作了想来看看----”

    “看看她死了没?”皇帝的话带着无比的冷嘲。

    “不是……臣妾……臣妾是担心姐姐。”带着几丝哭音眼角也真得有泪渗出。

    “担心?你下毒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么担心?”

    “臣妾真得没有下毒。”

    “没有下毒?你骗得了谁?当年在宜黄不是你买通了那个叫清辉的女人让她在汤饭中下毒?”眼神凌厉。狠狠瞪过去。

    那女子腿一软跌坐在地上“皇上。当年我真得不知道清辉想对姐姐下手我原本是想帮姐姐教训一下那个庄明夏。我真没想到她会伤害到姐姐啊!”

    “你说得话还有谁会信?居然连一个十六、七岁地丫头都害若不是我知道的早赵娉肚子里的孩子怕是早就没了吧?”

    女子深吸一口气后突然苦笑“皇上。我现在就是说什么您也不会相信我不怪别人我自己做得虐就该我这么还不过----如果您真想让姐姐快点好起来我劝您永远也别让赵娉那个女人踏进君子院半步!”

    “哼!出去!”皇帝背过手喝令一声。

    那女子扶着桌子爬起身踉跄地来到我跟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眼中含泪“姐姐。我对不起您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贪心所致。我生就身份低微。原本就该老老实实地嫁个普通人不该为了那点虚荣心攀高枝。到头来害死了自己地兄长还害了您自己却什么也没得到这辈子秀水怕是还不上您这个债了下辈子吧下辈子秀水一定给姐姐您当牛做马。”头点地重重地磕下去。

    不知为什么对眼前这个女子我并不讨厌甚至还觉得她比刚刚离开的那个女子值得信任。

    “姐姐……”起身抱住我地肩膀“千万别喝那些药茶那个赵娉不能相信。”附在我耳旁低声说了这么一句。

    望着外面的大雪……我想也许我真得忘记了很多事很多人。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甲寅年冬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没有再见过那个叫“皇帝”的男人也没有见过那个叫“秀水”的女人事实上见过她地一个月后我就再也记不起那个叫秀水的女人了这一年中我唯一认识的人只有身边的这个凡事都管的侍女还有那个叫做赵娉的贵妃娘娘。

    虽然没再喝那种药茶然而记忆却丝毫没有恢复直到甲寅年的冬天我觉就连昨天的事也记不起来了我尝试着不吃不喝一天不吃我就能记得一天前的事两天不吃可以记得三天地事几天不吃甚至能记得半个月前的事可是饿到最后我又继续吃因为脑子里有个声音告诉我我一定要活下去!不能就这么死了!

    甲寅年冬至那个叫皇帝的男人派了人来将我接到了一个很远地地方我不清楚马车到底走了多少天只知道所到的地方到处都是帐篷有很多穿盔甲地军士。

    日复一日每天都能听到外面传来地厮杀声……

    那是一个下大雪的午后我被两个侍卫带到一处山坡上望着山下无数人在打仗从早上一直打到晚上又从晚上一直打到早上从好多人一直打到没人就连我身边那两个侍卫也跨着刀冲了下去……

    踉跄地爬下山坡因为我现有个身影我很熟悉非常地熟悉……

    躺在地上的他看起来十分消瘦虽然我记不起来他是谁可我知道我一定认识这个男人因为我的眼泪告诉了我我一定认识他。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得这么伤心竟然不停地在抽泣。

    “哭什么?见到我很伤心吗?”他胸前中了六支箭膝盖上有好几处露骨的伤口血早已被雪水冻成紫冰。

    摇着头跪坐在他身前捧起他的脸完全抑制不住哭泣眼泪不停地滴在他的脸上。

    “子苍这次你相公终于输光了。”笑嘻嘻的费劲地抬起手擦着我脸上的眼泪“傻丫头怎么瘦成了这样?不是说要等我来接你的嘛!这副样子。小心我不要你。”

    这时身后踉跄地走来了一些人有人举箭对准了我们。我用力搂住他的脖子将他护在怀中。

    “呵呵……”他竟在我怀里笑了。“没想到我竟会死在女人地怀里也好也好起码你是我这辈子最信任的人!”

    “不要动!”一道男声传来从雪地里踉跄走来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

    众人皆跪地高呼万岁!

    那男子背上插着三只箭。在离我们没几步地地方跌倒再也没有爬起来那双充血的眼睛望着我怀里地人“你赢了!如果不是楚策临阵倒戈死在这里的就是我!”

    我怀里的人并没有理睬他反而直视着我“子苍这世上配杀我的只有你一个人!”哆嗦着递给了我一把匕。“不要让你的丈夫成为贼人地俘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