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定诸侯 > 六十一 三十六路阴阳军 二

六十一 三十六路阴阳军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本章之前奉劝各位按好心脏因为作者一时受上天感召码出来一章怪胎看不看意思不大唯一一点有用的信息就是那个“情敌庄明夏小姐的出现”。看小说首发推荐去

    其余可以快进在后面附有一个图解最好也莫要问我那是什么实在是上天感召我自己写完也不知道hy!

    另附跟小编美女商量了一下上架的事把公共部分往后推了十多万字本来就挺晦涩的文没必要让大家花那么多时间和金钱嘛!呵呵。

    以后会尽量少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乱丢字数不过情节需要推动因此就不打算改了。

    并为了安慰各位受伤的心肝打算透漏*点后面的情节关于感情的:

    写这篇文时我就没想好谁该是主角因此不到最后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男主到底是谁以及方示的终生该如何托付大家可以“激烈讨论——我在书评区个小楼置顶感情到底该如何专一——这是我想在这篇文的结尾寻找的。

    另外关于本文因为开始抱的希望就不大所以失望也不多这篇文之后可能下篇的文风要稍微改变所以现在尽量由着性子写我也看了很多朋友的留言特别是男性读者我想跟兄弟们说一声作为我这个水平的女性yy文逻辑概念点到为止再深奥实在做不到了能力有限。

    再有就是大家讨厌男主、女主这一点我也想得通米关系有时我也挺讨厌他们如果一直写让人喜欢的主人公想想也挺可怕的这一章完结就到第三卷了~~~~~~~~~

    如同当年写完逆行第一卷时一样——49年的感觉来了!!!!!(终于解放了!)

    该上场的男男女女也差不多都上场了给他们铺叙那么久累死我了下面那就该虐的虐该甜的甜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我下手可从不留后患所以各位有喜欢的人可盯好了小心我刀下不留人(想想自己也够无耻的。)

    第三卷作者要开始癫了~~~~~

    一共五卷大家慢慢看保证看到最后会有不少人指着我的鼻子骂说我怎么能写出这种烂文来米关系——那种帖子我通常不看不会影响到我或者看了也当米看顶多回家多咬两块巧克力为我国的减肥事业多做点贡献。

    (哈拉了这么久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明日停更整理第三卷大纲各位不好意思啊。)

    ps停更几天见明日作品相关保证控制在两天之内基本后天就可以更新。

    ***********************

    这是一个借助五行相生相克并蕴含九宫八卦的人形阵按卦位排列中间五组人每组五人边外八组每组八人共八十九人均是白天那些来求神的百姓这八十九人分布于成九宫形、方圆二里以内的灌木丛中。

    子时为六阳时此时开阵阵形乃为阳。

    破阵信号:寅时、卯时交替之时能将当中五行打乱即可

    以上这些均是设阵之人亲口说与我听的以便我能在最快的时间做出应对当然如此一来我便先输下了一阵。

    此时我的头疼不但不止还越厉害攥着秦权的手冰凉如水依他的意思我们该立刻下山可就算如此等到下山也到了次日清晨何况山路难行眼前唯有忍住再说我对这人形阵也相当好奇定是要进去一探。

    我们总共带了四人入阵的却只有我跟秦权两人沿着东南方向走了大约五丈低声对秦权耳语:“这里就是九宫算中‘一’的位置最是薄弱一会儿你出手轻些他们都是平民百姓。”

    秦权点头示意我躲到他身后。

    果不出所料这里共有一组八人其余七人刚刚已随阵形变化往东北而去只剩下一人被秦权轻松制服算是战告捷不过这只是刚刚开始真正难解的还是当中的那个五行阵。

    我将手上一条黄色绸带递给秦权他反手系到了那人的右臂上证明此人已成了我们的人八卦阵法变化多端破阵同时还要防止他填空补缺因此需要及时对各卦象填补阻止他正常运行。

    我对那“俘虏”交待了几句让他沿反向而行如此一来即可打混东南方向阵法运行接着跟秦权往东北而去继续延用这个方法制服了其余七人以及另一组八人如此一来边外八组已有两组归我们所有原本外围阵形成反圆方向运行如此半个时辰后几组人相互碰撞外围逐渐显乱这就是没有中心调度的麻烦一般“人阵”都需要阵眼以便随时改变阵形行军阵仗中的金、鼓鸣响基本也有这个意思此阵未摆阵眼看来是设阵者有意放行以便让时间可以集中在中心的五行阵里。

    我不禁暗叹若他设置了阵眼即便我知道如何破也要再虚耗一个时辰才能出的了这八组人阵再看秦权一边要护着我一边还要制服那些守阵的百姓又不能伤他们分毫早已满头大汗靠在他的背后甚至能感觉到他背上的湿热。

    “头还疼不疼?”回身问我。

    “好些了。”对他撒了个谎幸亏夜色暗沉看不清彼此的表情。

    他并不相信我的话凑近我的脸两人几乎额头靠着额头近到可以看到彼此眼睛里倒映的天光。

    “什么时候学会撒谎的对我?”

    莞尔不禁有了说笑的兴致“你对我撒谎的时候我就学会了。”拿衣袖擦擦他的额头此刻他一身沸腾而我却是一身冰凉完全两个极端趁着有空当歇息赶紧让他多喘两口气要知道很大一段路都是他在背我加上要穿过那些半人高的灌木丛还不时要制服守阵的人出劳力最多的就是他。

    往日在大军前挥旌指剑的都是他如今却要被人指来挥去真不知道若让他那些属下看到了会怎么想尤其那个焦素义。

    歇了半刻他又蹲身背起我往西北而去我这头疼虽厉害可似乎与脚没多大关系不过既然他坚信我走不如他背着走得快那就由着他了反正他是我的夫婿对我好也是天经地义这还是扶瑶背地里夸他时红玉莫名吐出的一句话。

    寅时终于看到了五行阵中的人员走动我与秦权坐在一块凸出的土坡上大概等了三刻依旧不知道如何插脚进去。

    “金木水火土”这五行以图形分布来表示就是在“☆”的五个端角这五角之间相辅相生擅入者就是自寻死路因为对方的长生就是自己的长死。

    若能让其自行相克方是应敌上策只是五行相克之位在“☆”的五个凹角处没有好的时机根本插不进去脚尤其秦权此刻已背我走了两个多时辰身体疲累若说让他以武力对付这灌木中那二十多个百姓那到还行可如果能不沾一拳一脚就进去可就没那么简单何况进去之后还要拼力将其走位打乱那更是难上加难。

    此时正北方向亮起几丝火光远远的隐约可见长袍白的老者背身立在山顶巨石之上他后面共有三根火把每灭一根就代表去了一刻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三刻时间可以破阵。

    秦权起身伸展一下双臂脱下外罩长衫被到我的背上“实战在战争之中才是最重要的。”他说得不错此刻单靠计谋是不够的。

    卯时快到而眼前的二十五人却已消失无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