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定诸侯 > 三十七 伯仲之卒 一

三十七 伯仲之卒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吐完后脸色有些泛黄用清茶漱了漱口一屁股坐到我面前什么话也不说尽是笑像个傻子。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我真困了。”站起身脚步有些不稳一路走到床前扑通一声趴了下去脚蹬了两下甩掉靴子趴伏在锦被上身子占了满床看起来也没我睡觉的地方了。

    将头抚到背后起身捡了地上的靴子放到一边既然罚也罚了还是伸手将被子拉开盖到了他身上。没想他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腕“子召……”我的心一惊手也僵在了原处“我真是把她当妹妹……”从红枕中抬眼看着我“你是不是还在意她的事?”

    “没有。”脱口而出的狡辩连自己都觉得不信。

    “上来。”往床里挪了挪空出点间隙出来见我不愿意叹了口气“你那碗葛花茶够浓的我就是想怎么样也没那个力气了上来吧只是想跟你说会儿话今晚不会对你怎么样。”

    见他说得诚恳脸色看起来也极不好也就没再反抗顺势坐了下来扯了扯他背上的锦被想帮他盖个严实。

    “嘶——”一皱眉“胸口有什么扎人。”

    看他的脸色不大对劲我们的新袍都是赶制出来的莫不是裁缝把针忘在了衣服上?让他翻过身细细在上面找着谁想他这个时候还会骗人被他一把扯到他胸口时鼻子正好磕他的肩胛骨上酸得眼泪差点出来甩手用力捶了他一下。

    “看来你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聪明。”支起上身偎在我身前两人的锦袍交相辉映红得有些暧昧。

    “你不是没力气了!”把衣袖从他的胳膊下抽出来。

    “这种力气还是有的洞房花烛人生可是只有一次!”眼神灼灼。

    只当他是在开玩笑在他身边待久了对他的靠近到有些习惯了也没觉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心里总觉得他不会在我不愿意的时候硬来毕竟这亲成得太过仓促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女子与男子对待洞房花烛的事总是有不同的想法女子大概要看时间、心理、情绪男子么……估计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吧。所以当他的脸压下来时到是真把我吓住了这才现他真不是在开玩笑。

    我们俩目前的态势就如同义瓦山与李伯仲的对决明显不能相持人生的第一次大失策就是那一晚。

    还好灯烛被风吹灭了否则我会更恨他。

    在黑暗中狠狠咬下去几口也不知道有没有出血也许就是那晚我学会了一件事——当吃亏时并不一定就要等着吃亏最好也能让对方吃些苦头这才两相公平。

    隔天清晨我到比他醒得还早将铺在他胸前的头一撮撮拢起望着红帐呆像失去了很多东西一般心里有块地方空空的不觉很想哭。

    “哪儿不舒服?”带着浓浓的鼻音挺腰坐起身。

    瞥一眼他光裸的肩头上面几排紫红色的牙印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又想笑。

    他伸了双臂过来将我连同锦被一起搂进怀里额头搭在我的肩上似乎还没睡醒“我会好好待你的。”似乎很认真却又像是梦话。

    外屋门吱呀响了两声估计是侍女们送洗漱用具来了我赶紧爬起身在床头摸了件他的外衫披上一脚踩到床下慌忙地把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捡起来一古脑扔进帐子里正好散落在他的头上他却笑得张狂。

    听到内屋里有声响扶瑶寻声来问“将军夫人是否在屋里用饭?”

    “不用。”他回应一声“门外可有人等?”

    “焦将军正在院里等候。”

    他掀开锦被起身不过明显找不到今天能穿得衣服昨夜的喜袍是肯定不好再穿得我只得再爬上床从床头柜里翻找他的衣服。

    眼巴巴地看着他利落地换上衣服又有焦素义在门外等知道肯定是有什么要紧事他无意间抬头见我跪坐在床上看他不免一笑伸过上半身来“我先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